<menu id="4so4w"><menu id="4so4w"></menu></menu>
  • <xmp id="4so4w"><nav id="4so4w"></nav>
    <menu id="4so4w"><tt id="4so4w"></tt></menu>
  •  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
   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
    中人網 > 中人社區 > 如果愛蒙奇的空間 > 博客
    字節教育“閃電”大裁員的24小時
    2021-08-06 10:04:05 | 字節教育 , 裁員
    文|Tech星球 陳橋輝 翟元元 王慧瑩

    來源:Tech星球

    原標題:字節教育“閃電”大裁員的24小時

    “從去年8月進入正軌到現在也就一年……領導們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目標再激進一點,再激進一點……眼看著從一百號員工到近一萬人,再到如今……”

    8月5日,字節跳動旗下的大力教育開啟“閃電”裁員,一位突然被裁的年輕員工,在社交媒體上留下了以上感慨。

    針對網傳截圖稱“字節的教育板塊全部裁掉”的消息,字節跳動回應稱:消息不實。

    突然裁員的結果,對很多人來說都是意外,甚至對大力教育CEO陳林應該也是如此,畢竟在教育“雙減”政策已經出現端倪的6月7日,陳林還曾在內部發表全員講話,稱“公司管理層對教育板塊是非常有信心,也有耐心,未來將持續投入?!?/div>

    去年3月,字節跳動八周年之際,創始人張一鳴曾在給員工的內部信表示,教育是公司未來三大關注重點之一。在今年3月,大力教育還發布招聘計劃,表示將在未來4個月內,面向社會招聘1萬人。

    一向信奉“大力出奇跡”的字節跳動,甚至用“大力教育”為自己的業務品牌命名。然而,字節的“大力”教育,并未出現奇跡。如今,面臨裁員和轉崗的數千人,與字節跳動的教育夢,一起走到了夢醒時分。

    據Tech星球了解,目前大力教育的核心業務瓜瓜龍、清北網校等項目,正在裁撤輔導老師和業務人員,采取N+2賠付方式;其中少兒教育領域的“你拍一”、GOGOKID等業務也正在下架;而素質教育和智能硬件會是未來發力方向。

    “暴風雨”突然降臨,大力教育“閃電”裁員

    “雙減”政策出臺前后,整個在線教育行業,已是滿城風雨。不過,不少人還抱有幻想,甚至認為,財力雄厚的字節教育會是幸運的那一個。

    8月4日晚,脈脈上的一則爆料打破了平靜。爆料稱,字節將于8月5日官宣兩個重大消息,一個是,清北網校和瓜瓜龍業務將關停,另一個是,字節放棄休閑游戲發行,負責人徐培翔將轉崗。

    5日,字節教育的一場“閃電”大裁員火速開啟。這場涉及人數眾多的大裁員,距離上次字節大力教育CEO陳林內部安撫講話,還不到2個月的時間。

    彼時,VIPKID、高途、好未來等在線教育企業,幾乎全部采取開源節流計劃,裁員消息此起彼伏。大力教育反而逆流而上,對外聲稱,沒有裁員計劃。然而,在“雙減”政策塵埃落定20天之后,大力教育終究沒能躲過裁員的結局。

    事實上,大力教育裁員的消息,早在8月3日便在字節的員工內部流傳。

    “我是前天(8月3日)晚上,聽小道消息說要裁員,昨天,組長開內部會通知了,今天(5日)正式官宣”。

    入職字節北京瓜瓜龍教育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小趙便遭遇如此大的職業震蕩?!叭肼毤磶p峰”,半個月前,她還在社交媒體曬字節令人艷羨的晚餐,為自己在努力工作感到一種充實的滿足感。僅僅只是兩周時間,小趙的字節大廠夢便破碎了。

    但N+2的賠償,讓她覺得字節裁員無可指摘,“字節做得就是讓人很滿意”,小趙甚至開心地自詡為“幸運兒”,N+2的賠償讓她并沒有被裁員影響心情。小趙告訴Tech星球,接下來她希望通過轉崗的形式繼續圓自己的大廠夢,“字節大廠,誰都喜歡,福利待遇都棒”。

    有著同樣經歷和感受的,還有字節清北網校員工渝甜,她在某社交媒體直抒心意,“我要全網夸下字節,良心企業,第一次被裁還這么開心,躺平躺平?!?/div>

    據渝甜向Tech星球透露,她在這次裁員中收到的賠償金額在4萬多元,“不加這個月工資差不多4w吧?!?/div>

    在渝甜看來,在線教育行業本來流動性就大,很多人會自己選擇辭職,眼下被裁員還可以得到不錯的賠償,也算是因禍得福?!白止澩玫?,對比其他K12教育公司,能給的福利都給了。自己不是沒有能力再就業,還年輕呀,又不會有人想在字節養老”。

    雖然,企業裁員往往是相對負面的事情,但字節反而在這次裁員中拉了一波好感,提升了公司“路人緣”。

    這次字節教育的大裁員,涉及更多的是業務線的員工。在長沙業務團隊,leader剛開完會,便得知自己被裁的員工王淼,剛剛入職字節清北網校4個月。

    相比于其他員工的驚訝,在年初就聽到行業風聲的王淼,并不驚訝自己被裁。從去年畢業到今年被裁,他是在線教育行業從巔峰到谷底的親歷者和見證者。

    談起4個月前剛入職字節的情景,王淼說,“就是奔著對大廠的一種期待吧”。王淼告訴Tech星球,之前沒提出離職的原因主要是不甘心、不舍得?!安桓市目隙ㄓ?,但更要想想自己未來的發展”。

    “一邊看機會,一邊談n+2補償”,這次被裁后,王淼打算和關系要好的部門同事聚個餐、休整一段時間,換個全新的行業再出發。

    不過,由于裁員消息的閉塞,讓更多的員工“只緣身在此山中”。據一位字節員工透露,非當事的員工都是從網上了解到的信息,“部門的領導也在等一個答案”。

    還有一些字節員工在為沒落下的靴子感到焦慮。長沙一位瓜瓜龍員工告訴Tech星球,他至今沒有收到裁員通知?!安恢朗鞘裁辞闆r,現在一臉懵。工作群里安靜得像鬼,也沒人敢問”。

    沒有人宣布裁員通知,也沒有人退群,但網上鋪天蓋地的瓜瓜龍裁員的消息,又讓他覺得業務隨時會被砍。而他,入職瓜瓜龍也不過只有2個月時間。

    相比已經有工作閱歷的老員工,應屆生在這次大裁員中顯得有些無助。一位西安瓜瓜龍員工稱,5日早上10點開會,被通知裁員,“應屆生入職一個月失業,意外真是突如其來,我現在完全不知道要去干什么”。

    下架、轉型、分流,一場劇變上演

    在字節閃電大裁員的過去24小時中,不少“局中人”經歷了過山車一樣的復雜心情。與此同時,字節教育的業務和產品也在進行一場劇變。

    Tech星球通過大力教育和七麥數據的公開信息和數據,梳理出了一張大力教育產品圖??梢园l現,Pre-k業務線下,面向4-12歲孩子的在線少兒英語1對1學習平臺GoGoKid,已經宣布自8月5日起,全面暫停直播課業務,并向家長退款。

    而這條業務線的品牌合集瓜瓜龍,旗下有兩款產品已下架,而其主力App“瓜瓜龍啟蒙”,已經沒有學科教育課程售賣,而是以繪畫、問答等素質教育為主,收購后的“你拍一”App同樣難逃下架的命運。

    “沒有提前的消息,更多的是臨時通知”。

    字節的K12業務線中,清北網校最為命運多舛。2019年,字節以2000萬元收購華羅庚網校(清北網校),中小學直播大班課模式的清北網校,是大力教育發展較為成功的一項業務,卻也成為此次調整的重災區。

    “成都作為雙減政策的試點城市,我們所在團隊解散”,在某社交平臺上,一位剛剛被裁的清北網校員工表示,前兩天公司開大會還不用擔心“雙減”政策影響高中線上教育,今天(5日)早開會,就被全部裁員。

    上述在清北網校任職的字節人士告訴Tech星球,因為政策的影響,低價課招生的鏈路一直都在變化。無論是組織架構還是工區,兩個月就變一個樣。暫且不考慮業務的問題,一直在變化,這個狀態就對人的耐心和希望會產生極大的影響。

    而業務是根據整體目標變的,所以業務壓力大,一般存在于剛招生的前一個月,方式沒有跑通的情況下壓力確實會很大。

    據該員工透露,其所在的業務板塊,40多個人,大多是2019屆、2020屆畢業生,能力、學歷、經驗都參差不齊。

    內外都面臨一些挑戰和問題,即便在線教育行業不遭遇此次劇變,字節大力教育也在悄然調整和轉型。

    從今年年初過后,大力教育停止了收購、新增公司,反而裁撤了兩家公司,縮減規模。

    比如,字節此前收購的清北網校的母公司“清北華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”,已在今年初改名為“北京游來游趣科技有限公司”,法人也變成了字節游戲負責人嚴授,歸為游戲團隊。另外,瓜瓜龍思維的運營方北京思維躍動教育科技有限公司,也在今年6月改名為北京焉來商貿有限公司,并在工商信息中,剔除了教育咨詢等服務,專注于貿易。

    招聘仍在繼續,字節教育的出路與明天

    字節對教育有一個全場景覆蓋的構想,即要將校內教育、校外教育以及家庭教育結合起來,決心和力度在互聯網大廠中罕見。

    這從其布局的規模中也不難看出,天眼查顯示,字節跳動教育公司及分支機構近40家,覆蓋了大力教育的所有產品和業務線,包括瓜瓜龍、清北網校等,大力教育的整體公司架構規模比同為P1級別的游戲還要加大,也足見字節對教育的投資是大手筆。

    在如今“閃電”大裁員的同時,令人頗感意外的是,字節的HR仍沒停下教育相關崗位招聘工作。

    Tech星球添加了一位字節HR的微信,對方簡單詢問是專注UI還是交互后,便發給“潛在候選人”一個JD。被問及字節教育正在大裁員一事時,對方稱,字節部分業務在近期受到了一定的沖擊,但在家庭教育與素質教育領域,還是取得了良好的業務進展。

    “總體而言,大力教育在各類教育場景,包括素質教育、家庭教育、進校業務、教育生態產品領域都有業務布局,未來策略是大力投入創新產品,努力提升產品體驗,根據用戶需求快速迭代?!?/div>

    無奈放棄萬億規模的K12在線教育,奔向千億規模的職業教育和素質教育,是字節在當下教育領域的調整方向。

    Tech星球了解到,意識到今后瓜瓜龍在線課程縮減,大頭收入會減少,為了避免進一步擴大損失,瓜瓜龍已經轉向素質教育和家庭教育。目前,“瓜瓜龍啟蒙”App,已經變為普及教育知識的互動平臺。

    同時,瓜瓜龍在近期還成立了“瓜瓜星球”,為家長提供一個教育交流平臺。而大力智能,同樣也會在后期成立類似的家長交流社交“披風社區”,為家庭教育賦能。

    清北網校也已經從在線教師輔導,轉型為6-18歲的中小學生提供專業的學習方案和陪伴式輔導服務,并推出了AI互動課產品“豆豆狐”,未來將通過AI互動,輔導中小學生的學習。

    成人教育方面,大力教育旗下的“開言英語”戰績反響平平,未來將通過推出開言英語海外版,在海外進行布局。

    另外,字節還通過收購大學生教育產品“學小易”,深入大學生教育,據七麥數據顯示,目前各渠道下載量已突破1.2億,從數據上看,這款產品在同類產品中具有很強的實力。

    而在教育硬件方面,字節做了很大的投入,大力智能作業燈單平臺預訂過萬,甚至在去年雙十一期間多次斷貨,遠超字節內部預期。嘗到甜頭后,大力教育已經開始研制智慧屏,通過打造小屏或平板類教育硬件,加碼教育智能市場。

    一位大力智能硬件業務團隊的員工告訴Tech星球,大力智能業務線一直運轉正常,還在出新產品,還在繼續招人。

    從以上動作可以看出,字節裁員可能是近期“快刀斬亂麻”的果斷決策,但是調整的步伐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。

    有行業分析人士認為,在線教育曾占字節系廣告收入的比例為15-20%。在線教育此前在抖音投放中的瘋狂增長,以及行業展現出來的市場規模,或許是字節教育決心重押在線教育的原因之一。

    去年3月,張一鳴在字節八周年給員工的內部信中也提及,“最近在線輔導市場非常熱,很多人問我公司的業務進展。我其實不焦慮,有耐心?!?/div>

    如今,核心的K12業務無法開展后,字節教育已經轉向了更難且利潤更薄的輔助教育領域。

    字節在教育領域斷臂求生,很多被裁員的人也要面臨再入職場的挑戰。面對整個行業這場突如其來的大浪淘沙,一位字節員工感嘆道,2019年的互聯網金融和P2P、2021年的在線教育,都是教訓,“不要將自己局限于某一個行業中,而要把更多的重心,放在提高自己的通用技能上?!?/div>